| 新闻

↓↓

小社团里的大梦想,考入理想大学是怎样一种体验?青岛学子这样说

2021-08-03 21:34 来源:青报教育在线
Array ( [0] => 110 [1] => 109 )

被梦想大学录取是怎样一种体验?知乎上,这一问题后面的二百多个回答讲述了二百多个梦想成真的故事。青报教育在线近日在采访中发现,其实在青岛,也有一批这样的“追梦人”。他们中有的人小学就痴迷于机器人,心怀科技梦,高中三年努力靠近梦想高校哈尔滨工业大学;有的人初中就拥有了外交梦,随着梦想指引,一路从高中的模联社来到了北京外国语大学;还有人从小就种下艺术梦,执十五年画笔,最终顺利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梦想虽然各不相同,但他们努力靠近梦想的轨迹却有着高度的相似性。

于天晟的科技梦:从机器人社到哈尔滨工业大学

虽然高考结束,于天晟的暑假还是忙碌且充实的。7月份,他最后一次以高中生的身份去上海参加了FTC机器人科技挑战赛。这项赛事是青少年机器人比赛中最重要的赛事之一,伴随了于天晟整个高中三年的时光。

图为于天晟

于天晟来自青岛二中,目前已经被其梦想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工科试验班(英才本硕博连读)录取。于天晟对于机器人的热情萌芽于小学时期,“本来就对机械装置、机器人很感兴趣,有一次在书城,恰好碰到了培训机构推介课程,当时我非常激动也非常感兴趣,妈妈也‘慷慨’地允许我去试听,我与机器人的缘分就此展开。”

“初中时就非常憧憬青岛二中了,当时知道二中的机器人实验室很大,不管是设备还是课程、社团都是小学初中学校不具备的,所以进入二中迫不及待地加入了学校的机器人社团。”奔着二中机器人而来的于天晟,开始在二中的机器人实验室里大展拳脚,心中的科技梦也更加坚定。

图为于天晟与参赛队员合影

“针对比赛,我们在指导老师的帮助下,组队进行机器人的设计、组装、编程、测试,2019年参加过山东站、香港站的比赛,还去美国休斯顿参加过比赛,2020年因为疫情赛事停办,2021年主办方办过一次线上评比,还有就是前段时间上海赛区的比赛。三年时间我们拿过两个亚军,还拿过设计的一等奖。”提起机器人比赛,于天晟如数家珍。

“高一的时候,有一次马上要比赛了,留给我们训练的时间非常紧张。学校晚饭时间是5点,晚上晚自习是6点半开始,我们每天就利用这个空档一头扎进实验室训练。我主要负责设计部分,处理机械问题。”“当时我们第一次参赛,就拿到了亚军,非常激动,大家都忍不住大声喊了出来。”

在于天晟看来,与五大学科竞赛相比,机器人比赛的获奖证书在综合评价招生等方面没有直接优势,但还是给自己带来了很多的收获。“期间也更加坚定了人生志向,也锻炼了自己各个方面的能力,还遇到了一群志同道合、共同奋斗的伙伴……”

三年前,于天晟是靠着指标生的30分加分成功进入二中的,三年后逆袭考入梦想高校。在他看来,可能是因为自己一直努力到了高考前的一刻。

“我觉得首先要做好规划,在学习、运动、社团活动中权衡好时间,课上紧跟老师的节奏,另外要提高学习效率,课下积极与老师沟通,落实好老师给的宝贵建议,同时不要在意每次的分数,要学会在分数中找到问题,让每次的考试成为自己进步的垫脚石。”于天晟还透露,自己的学习方法是整理试卷,“我会用燕尾夹把试卷整理起来,两周之后再拿出来再做一遍,及时复盘巩固。”

岳中伟的外交梦:从模联社到北京外国语大学

来自青岛二中的岳中伟日前通过综合评价招生,已顺利被北京外国语大学俄语专业录取。“北外是中国外交家的摇篮,之前参加模联社团,曾经以俄罗斯总统的身份参加模联会议,对俄罗斯的文化、战略形式比较感兴趣,所以北外的第一志愿选的也是俄语专业。”

图为岳中伟

岳中伟介绍,自己初中时期开始接触模联,此时“外交梦”便开始在他心中生根发芽。“之前性格有些内向,但是参加了模联,觉得必须要去发言,性格上有一些改变。”“模联就是带有国家身份的辩论场,作为一个国家的代表,应该积极争取‘外交话语权’。当你置身其中,会被整体氛围带动,会半强迫地去发言。”

因为对历史、军事等领域感兴趣,对岳中伟来说,参加模联社是一件十分有意思的事情。到了高中,他参加模联的热情也提到了更高的程度。“高中阶段的模联社,活动保持一周一次的频率,我们经常会围绕一些热点议题展开讨论,比如讨论过中印边境冲突问题,社团更带有学术研究色彩,关注探讨的问题更加深入。”

岳中伟是通过中考自招进入二中的。2018年5月,作为“准二中人”, 岳中伟参加了青岛二中组织的模拟上合模联会,这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是代表俄罗斯总统,前期会去研究普京近期的发言,包括俄罗斯的外交、军事形势。研究深入了会发现,俄罗斯的外交很有特色,有时候很强硬,有时候又带有斡旋的智慧。同学们都说,我模仿得特别像普京。那一次我拿到了最佳立场奖……”

目前,已经接到录取通知书的岳中伟也对未来有了一些规划,他更希望通过语言开道,将语言作为媒介,去广泛接触金融、文学等不同领域的内容。

岳中伟的英语一直是其优势学科,在语言学习方面也颇有心得。“单词一定要背过,我喜欢在琐碎的时间里用英语自言自语,用新的词汇造句子,这个过程中会遇到卡壳的情况,这肯定就是词汇没掌握好,接下来就要巩固起来。”岳中伟说,自己更倾向于沉浸式学习,把自己变成一块海绵,去充分吸收。“我对历史很感兴趣,可以用英语来学习历史,期间会碰到很多有意思的词汇,随着学习深入,会碰到越来越多的词汇,词汇的积累就有了。”他说,还可以通过英语记录片学英语,他还向青报教育在线推荐了纪录片《野蛮人崛起》,“虽然整个片子有些‘西方中心论’,但是整体内容和词汇都不错。”

黄瑞颖的艺术梦:从“时光胶囊”到中央美院

黄瑞颖是青岛二中的毕业生,目前她已被中央美院建筑学专业录取。黄瑞颖三岁就开始接触画画,五六岁开始跟着老师系统学习画画。在她看来,画画早已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图为黄瑞颖

虽然一直拿着画笔,但她升初中、升高中都是以普通学生的身份而升学的。高一时,在老师的鼓励下,她开始考虑并最终决定走艺术高考的路径。“一开始进二中还是比较犹豫的,在多数人的印象中,二中比较偏向于学科性学习,对艺考生可能不太友好。但我进了二中后发现,其实二中的艺术氛围是非常浓厚的。比如我后来参加的‘时光胶囊’社团,就是一个集文创、课程开发、对外宣传为一体的集合体,鼓励同学们用自己的艺术想法为二中添彩,同时也打造着二中形象和名片。”

黄瑞颖选修了“时光胶囊”的两门艺术课程,分别是“时光胶囊原创信笺”、“二中的魔法森林手绘壁画”。“课上老师会讲很多关于艺术的常识,比如配色、花纹等,也包括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艺术知识,比如老师介绍过以敦煌元素设计的丝巾、信纸的缠绕画等等。后来发现,这些对我的专业课也非常有帮助。”

图为黄瑞颖在青岛二中的壁画作品

“二中是出了名地喜欢组织学生活动,我也参加了很多学校的活动,从中受益很多。”黄瑞颖介绍,高中时期自己是学校模联社团的会务总监,还是学生会宣传设计部的部长,还参加过全国中学生领导力展示会,她所在的参赛项目和参赛小组分别拿到了优秀项目展示特等奖和微型项目实践与展示最佳方案奖。“这些虽然跟我的专业发展不太相关,但是从这些活动中,自己的心态、组织能力、沟通能力等很多方面都得到了提升。这些其实是每个学生未来发展的财富。”

提起艺考经历,黄瑞颖还是感触颇深。目前她被录取的专业建筑学,可能是央美所有专业中对文化课要求最高的专业,这对艺考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时,与多数艺术生不同,黄瑞颖选科组合偏理科,是生物、化学、历史,“很多人觉得艺术生学不明白理科,我想证明一下自己。”

“艺考是比较辛苦的,集训的半年时间里,每天都是8点开始上课,一直持续到晚上11点,所以对于考生来说,首先要保证身体。在这一点上,二中一天一节体育课让我受益匪浅。”问及备考经验,黄瑞颖提醒,艺考其实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系统,考生要了解艺考院校的情况、政策变化等,“艺术类提前批只能报一个学校,那如果拿了多余的证,其实也是浪费了很多不必要的精力。”她还提醒,艺术生一定要在专业方面下功夫,打好基本功,同时注意研究每个学校的考试风格,练习时努力贴合学校的要求。

王愉扬的媒体梦:从学校广电部到中国传媒大学

“报志愿的时候就奔着中传去了,把一些能报的专业都报了一遍。”如愿以偿地,目前王愉扬已被中国传媒大学智能科学与技术(智能媒体技术方向)录取。

图为王愉扬

为何对中传的忠诚度如此之高?王愉扬把这一切的起点拉回到了三年前。在他的描述里,那时高一的自己刚踏入青岛二中校门,拍照时碰到了上一届广电部的学长学姐,于是阳差阳错地进了学校广电部。进入广电部之后,在一次次摄影摄像活动中,他发现自己慢慢喜欢上了媒体,“相当于提前三年选好了大学专业。”

在后来的疫情中,他重新认识到了新闻舆论的重要性。“对于网上一些负面观点的引导,个体的力量是渺小的,但承担舆论导向作用的媒体在观点的沟通、传递、共享中,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以后干媒体吧!”这成了他当时最大的一个想法。

作为学校广电部一员,他扛着机器摄影、摄像,见证了学校大大小小的活动,作为广电部副部长,他想点子出谋划,既保障过青岛市中学生新闻联盟大赛的顺利举办,还曾策划制作了青岛二中的校歌宣传片,这部制作颇为精良的宣传片一周前还被青岛二中再次推送在学校官方公众号上,向外展示着青岛二中的形象。

图为青岛二中公众号推送王愉扬策划制作的宣传片

在王愉扬的描述中,接触到广电部,以及随后发生的事,对其人生都有相当大的影响,“大到影响了人生志向的选择”。另一方面,在他看来,这期间的众多实践机会,都是非常难得的,实践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表达能力等等都得到了锻炼和提升。更重要的是,给他带来了思维的转变,“很多事情要从底层逻辑中去寻找解决方法。”

提到高考出分,王愉扬笑着说觉得“像做了一个梦”,他说自己平时成绩基本在全省两万六七的位次,但这次高考,他像黑马一般冲到了九千名左右的位次,以前只敢把中传作为目标,但这次终于可以报考了。其实,三年前他是压着二中录取分数线半分进的学校,三年高中时光在他这里完全是一个“逆袭”的过程。

为什么能逆袭呢?在王愉扬的分析中,新高考更加侧重考察实际问题的解决能力,“就是把知识重新解构了,然后重构,如果研究高考题会发现,考题再也不会直接去考死记硬背的内容了,所以备考中也要具备解决问题的思维。这与二中的培养模式、教育改革方向不谋而合,我们也从中受益。”他提醒,不要过度刷题,也不要过度依赖所谓的解题套路,“这些可能会限制你的思维”。

马志航的航天梦:从航模队到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高一的时候选社团,因为我对航空模型这方面比较感兴趣,就选择了航模队。”青岛二中马志航目前已被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工程力学专业录取,之所以选择南航,高中航模队的经历正是重要原因之一。

图为马志航

青报教育在线采访时,马志航在正在红岛带着下一届航模队成员训练,他笑着表示,“老带新,这是青岛二中的传统。”马志航介绍,自己在小学初中时就对航模就比较感兴趣,到了高中,终于有机会选择航模社团,便迅速加入了。“航模队平时的选修课,一般是在电脑上模拟飞行,活动时间一般安排在寒暑假,这期间我们会进行训练。”

马志航给青报教育在线详细科普了航模活动:训练分多个项目,一般有滑翔机、双机分离等。“我们训练中使用的飞机,大概比一个人的臂展稍微小一些,滑翔机训练就是重点训练滑翔时间,而滑翔时间主要取决于抛出的高度、气流的掌握,飞机的老旧程度等等。双机分离项目中,主机是动力装置,需要遥控器操纵,两者之间的连接装置是我们自己的一个小发明,主机和辅机分离要看主机是否能降落在固定地点,辅机的滑翔时间等……”

“进入航模队,有更多的时间用来参加训练和比赛,这让我对航空航天方面的知识了解得更加深入。而更重要的是给了我在大学选择方面的方向性指引。”马志航说。

图为马志航与航模队同学们参加学校社团展示活动

“高一结束的暑假,我和另外一个同学参加了全国青少年航空航天模型锦标赛,拿到了‘双机分离’项目的全国第一名!”据了解,这项赛事由中国航空运动协会主办,拿到全国第一名也实属难得。

“还记得比赛是在宁夏红寺堡办的,我们提前了几天到达比赛地点,租了一个毛坯房做实验室,参赛前有一天晚上我们组装飞机一直到凌晨二三点。”“参赛的时候还碰上了下雨天,下雨天跟晴天不一样,飞机的操控难度更大。”这些关于航模队的经历,已经成为马志航的难忘画面。

在同学眼中,马志航是个有点“皮”的人,擅长活跃团队气氛,在遇到一些事情时,处理手法比较灵活,比如修飞机的方法就常常带着“旁门左道”的意味。学习方面,他表示,自己的方法就是跟着老师的节奏走,打好基础,同时做到自主发问,“高三的时候经常追着老师问问题,对成绩提升很有帮助。”

后记

追梦人是幸福的,也是可爱的。其实,翻开几位学生的成长档案会发现,他们正是一批批追逐梦想的二中学子的缩影。采访中不止一位学生提到,高中时光自主气息浓厚,这给了他们足够大的成长空间。“必要的限制之外,给学生最大的自主发展空间,为学生未来搭建高飞的平台”,正是这种理念和氛围之下,优秀的老师、丰富的课程、众多的的社团、多元的活动,以及自主发展、勇于追梦的学生,一切变得充满合理性。

青报教育在线  王敏敏

相关阅读
每日推荐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