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经

↓↓

面对世界范围内的“男孩危机”,我们能做些什么?

2023-01-13 10:29 来源:外滩教育
Array ( [0] => 100 [1] => 99 )

今天,许多令人不安的事情发生在男孩的身上:

在学校里,好多男孩无法集中注意力,坐不住,讨厌阅读,在课堂上调皮捣蛋,喜欢电子游戏,经常惹麻烦;

在现实中,他们对真实的生活缺乏热情,冷漠、自私、不愿意承担责任、甚至不愿意自己独立生活。

美国心理学家莱昂纳德•萨克斯(LeonardSax)将这些男孩称为“浮萍男孩”,形容“他们像浮萍一样到处漂泊,随着生命的潮流把他们带到天涯海角。”

在过去的 30 年里,男孩的成长问题日益受到关注,被标记为学习障碍或多动症的男孩数量“激增”;男孩占特殊教育学生的三分之二。

与此同时,在过去的50年,美国大学校园正在进行一场性别的改变,从大多数的男生变成了大多数的女生。1970年,57%的本科生是男生,到了2014年,这个比例下降到了43%,“逆袭”的奇迹真切地发生在女孩身上。

在国内,这种现象同样在发生。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女生的学业优势不断扩展和延伸。从2007年开始,高校的女生数量持续压倒男生。近九年,北京21个状元15个是女生。

女生的超越和追赶固然值得赞叹,但男孩的表现也的确比以前差多了。

萨克斯,是知名的医师,心理学家和作家,长期关注儿童心理问题的研究,著有《浮萍男孩》一书,从社会、文化和生物因素分析了对男孩有害环境的成因。

他提到,学校教育方式的改变、电子游戏的泛滥、环境毒素等因素是造成男孩缺乏内驱力的元凶,同时,他也为彷徨中的家长和男孩提供了可行的建议。

当教育忽视了这些“特点”,

男孩更加“受伤”

近些年来,“让孩子卷在起跑线上”已经成了很多家长默认的法则。

“学术追求”甚至早早就提上了孩子的日程。本应该以“手工、运动、生活”等活动为中心的低龄孩子们,却常常需要专注于阅读、写作等纯学术学习。

顺应了这些趋势的学校,也越来越“学术化”、“早期化”和“结构化”。

在孩子们的学习中,各种能够动手、动脑、活跃身心的游戏、活动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孩子们需要长时间安静地坐在教室中,完成各种学术学习和训练。

这两种状况的“加持”,并没有让孩子们的身心发展得到好处,负面作用却愈发明显。

太早强调学术学习和训练的重要性,不仅影响和遏制了孩子们天然渴望运动、活动、游戏的身心发展需要,也使得那些尚不具备学术化学习能力的孩子过早对学习失去了信心。

这一点上来说,男孩比女孩受到的负面影响更大。

男孩和女孩天然大脑发育的不同,决定了两者之间的“擅长”有别。绝大部分的5岁女孩已经可以适应幼儿园“严谨的”、“学术的”特性,而男孩还不行。

许多5岁女孩可以完成幼儿园老师要她们做的事,她们可以安静地坐着,几分钟不说话,不去打断别人或动来动去、爬上爬下。她们能更好地控制手部小肌肉的运动,这也是写出一个清晰的字母的必要条件。

也就是说,女孩与阅读和写作相关的大部分脑区都比男孩的发育速度更快。但尽管如此,这种过早的学术化课程对女孩也没有什么好处,同样会降低她们的学习兴趣。

在国内的校园里,很多中小学校,为安全考虑不允许孩子课间在操场活动,甚至除了喝水和上厕所,不允许出教室。这样的规则,对于正学着控制身体、控制情绪以及与人相处的孩子们来说,无疑缺失了发展自我的可能。

而这样的安排,对于大脑前额叶皮层发育通常不如女孩,较难控制自我情绪、精力充沛、好动不安的男孩来说,更是一种打击。

一个人的学习路径主要有两条,一条是从书本中学习,还有一条是由经验所得。在德语中,前者是“Wissenschaft”,后者是“Kenptnis”. 在欧洲的教育制度中,已经形成了高度的共识:“Wissenschaft”和“Kenptnis”都很重要,两者不可偏驳,这两种方法应该达到有效的平衡。

坐和跑的平衡,课堂教学和户外活动的平衡,书本知识和实践知识的平衡。我们应该把学校变得像学校——孩子们需要通过实际玩耍来了解像“青蛙和蝌蚪”这样的东西,而不仅仅是在电脑显示器上看着它们。他们也需要运动和活动,来理解人际关系,实现自我探索和发现。

因此,改造学校、改善教学方法,对提升男孩的发展有诸多好处。而且,受益者将不仅仅是男孩,而是所有孩子。

《男孩的脑子想什么》的作者迈克尔·古里安和凯西·史蒂文斯为此提供了一些建议:

1.变课程:课堂上引入更多的电影、视频或其他形式的多媒体,将更能鼓励男孩阅读和写作,也能丰富所有孩子对语言艺术的学习方式。

2.改变阅读要求: 允许更多选择。提供个人选择的阅读任务,这样男孩或部分女孩也可以选择阅读关于体育、冒险或幻想这类的话题。

3.鼓励学生尽可能使用笔记本电脑记笔记和写论文,而不是过于强调整齐好看的手写笔记。

一方面,很多青春期的男生都不能像身边的女生一样做好手写笔记,过于强调这一点对这个时期的男孩来说,容易打击自信;另一方面,笔记的价值在于对思维的梳理。花太多时间整理好看的笔记,未必能得到相应的价值。

4.无论在家还是在学校,当孩子阅读和写作时,允许他进行适当的活动。

在思考作业时四处走动,可以刺激孩子们的大脑。此外,通过数学奥林匹克和互动科学项目等活动,可以让孩子将身体运动融入数学和科学课堂。

电子游戏

更容易让男孩“沉沦”

几乎没有人会否认男孩喜欢玩电子游戏,有时甚至会将男孩这一身份与游戏等同起来,与此现象形影相伴的是,男孩沉迷电子游戏忽视学业、彻夜通宵打游戏、将作业抛在脑后、上课萎靡不振。

男孩为何如此痴迷那些游戏呢?答案也许会远远超出你的预期。

男孩在游戏世界里更能找到他的存在感和控制感,这就是尼采所说的“权力意志”,个体想去控制他所在的环境的想法。

在现实生活中,很多孩子的学习和生活完全由父母安排,包括参加哪种兴趣课程班、上什么学校、甚至穿什么衣服、交何种朋友等等。

孩子从没有体验过自主感和控制感,然而,在游戏中,他轻而易举地得到了。也许在现实世界中一个表现平平、普通而无名的孩子,在游戏世界中,可以很伟大,可以肆意掌控屏幕世界。

然而,电子游戏带给孩子的危害也远远超出想象。

萨克斯在书中例举了好多基于证据的后果:注意力缺陷、以身试险、变得肥胖、个性改变。在大多数游戏中,处理麻烦最好的方式就是向对手丢“手榴弹”,久而久之,这种玩法会改变儿童和青少年的性格,导致孩子更加冷漠和更具敌意。

游戏最糟糕的影响还在于它会影响玩家的个性、动机和与现实世界的联系。长时间玩暴力游戏的男孩更有可能对真实世界不感兴趣,甚至对交女朋友也提不起兴趣,游戏里的“女朋友”更漂亮,更让人动心,更温顺。

萨克斯在参照对网络游戏颇有研究的心理学家安德森的经验后认为,“做为家长,应该对孩子的每块屏幕负起责任”,在提到把关内容和控制时间之外,还提出了“优先顺序”论:要让孩子明确家庭的优先顺序:家庭第一、学校功课第二、朋友第三,电子游戏排在最后

根据我的经验和观察,要控制好屏幕时间并不是难事。很多家长并不允许孩子在工作日玩游戏,即使是一分钟也不允许,在工作日的游戏时间做到了“零”。

他们不但严格做到了这一点,而且并没有影响孩子的学习和成长。电子游戏并不是必需品,而是点缀品。

“浮萍男孩”的最大问题是缺少动机

我们对童年时代的记忆围绕着激烈的户外运动——带着棒棒或者木枪在田野里奔跑,爬树,玩任何一种运动。晒伤、中暑、扭伤脚踝和其他所有的碰撞和擦伤都保证会发生在一个活跃的,粗暴的男孩身上。

然而,今天我们住在一个满是男孩的社区,但很少看到他们出来活动,他们不是忙于学业,就是沉溺于游戏。正如萨克斯的总结,当代“浮萍男孩”们的最大问题:缺乏内驱力,缺少动机

以往的男孩也调皮,讨厌学校,但是他们充满了野心,渴望成功。

马克•吐温笔下的汤姆.索亚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他不喜欢上学,但是他有强烈的动机,渴望有不平凡的未来,会用自己的方法去追求自己的梦。汤姆决心要赢得印第安.乔,想和哈克去探险,还想赢得那个转学来的女生的欢心。

图源电影《汤姆·索亚历险记》

在过去,孩子们上学根本没有校车,也没有家长开车送,孩子们必须走路,当他在狂风暴雨、冰天雪地里走上数里,上学时,就会倒逼着自己去学到一些东西。这是男孩学习和成长最好的机会。

然而,现在的孩子,所有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说太轻而易得。直升机式的父母为孩子准备好了一切,孩子什么东西都不用操心,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城市的孩子住在钢筋大厦和水泥森林,每天只是在学校和家里两点一线往返,少有机会接触真实的世界和大自然。

在学校里,孩子也整天呆在教室里,拼命地学习。这种长期生活在室内的状态会导致“自然缺失障碍”。乡村的男孩也并不好到哪儿去,沉溺于网络的现象更为严重。

正如前文已经做过的分析,孩子需要亲身经历真实的世界。然而,今天的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如果过度强调通过“Wissenschaft”(书本),牺牲“Kenptnis”(体验)的学习方式和课程,过度掌控孩子日常生活,那就会损害孩子,特别是男孩的发展——不是认知上的,而是对事物有热情的好奇心的发展。

有趣的是,男孩与女孩的动机也不同。

目前教育心理学上最大的盲点就是忽视“女孩与男孩在取悦老师的意愿上有显著不同”这一事实:大部分女孩希望取悦老师,而大部分男孩没有这个动机。女孩比较喜欢跟大人在一起,她们更倾向于共享大人的价值观和生活的目标,这一点,男孩恰恰相反。

一个男孩需要一个男人来教他

如何成为一个男人

当危机已然摆在面前,我们就会赫然发现男孩面临的另一个问题:缺乏强壮的男性榜样。

一个男孩需要一个男人来教他如何成为一个男人。

越来越多的情况是:男孩在成长过程中没有父亲帮助引导他进入成年。男孩去上学校,在那里也越来越没有男性榜样。据统计,美国仅仅11%的小学教师是男性,国内小学男教师的比例也并不令人乐观。

性别的影像在过去的50年改变了很多。社会对于父亲角色的文化塑造也极大地改变了孩子对于父亲角色的认知。

《辛普森一家》是目前美国上映最久的动画情景喜剧,长达600多集,剧中的父亲辛普森永远是个白痴。固执、执拗,是整部剧集中最没有智慧之人,还有他的儿子巴特和他们家的狗,也是如此。女性却恰恰相反,太太玛琪务实、女儿聪明伶俐,独立自主。

剧中父亲的形象与数十年前常见的父亲大相径庭,50年前《亲情纽带》《老爸最知道》里的父亲都是聪明、爱孩子、能干,还充满智慧。

数十年前,男孩变成男人的故事是主流文化,在《江湖浪子》《码头风云》等故事里,不成熟、懒散、不务正业的男孩体验到挫折和困难。在挫折面前,他们永不妥协,永不放弃。在种种挑战中,他们脱胎成为大人,而如今鲜有男孩变成英雄的足以令人信服的故事了。

男孩危机存在于父亲不存在的地方。造成父亲缺位的因素之一是离婚,现在加拿大约40%的婚姻以离婚告终,而单亲家庭的比例已经上升到家庭总数的20%左右。

这些数字在美国甚至更高。这意味着北美很大一部分男孩是在没有父亲的家庭中长大的,这给相关的男孩以及整个社会带来了恶劣的后果。

统计数据表明,在没有父亲的家庭中长大的男孩,更有可能经历负面的心理和社会结果,这包括更高的离家出走率、辍学率、药物滥用以及自杀。

美国的父母组织提倡一种被称为“共享”的模式教养,这意味着离婚家庭的孩子各有百分之五十,也就是以相等的时间和父母在一起。

如果一个男孩看到一个家庭和睦、事业幸福的爸爸,他可以为自己描绘一个幸福的未来。相比之下,如果一个男孩看到一个被妈妈和社会边缘化的爸爸,男孩更有可能觉得自己的未来黯淡无光,没有目标,导致疏远和抑郁。

父母真的应该要让男孩看到他们是被爱的,是有能力去爱的,而没有榜样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即使婚姻已经到了极限,仍然需要父亲将亲子关系作为家庭生活中人际关系建设的重要部分。

导致世界范围内“男孩危机”的因素不止一个,是错综复杂的,我们切不可将问题一般化或简单化,更不能将男孩置于女孩的对立面。

我们要着眼于过去30年中社会的多重原因和重大转变,正视男孩的特点,顺应男孩的成长规律,从而培养更积极、更成功的男孩。

正如鲍勃·哈里斯在《迷失东京》总结道,“当你有了孩子,事情会变得复杂得多……(但)他们会是你一生中遇到的最令人愉快的人。”

每日推荐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