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经

↓↓

丹麦教育:学生不是被改变,而是作为独立的个体被看见

2022-11-15 17:19 来源:LIFE教育
Array ( [0] => 100 [1] => 99 )

01

在丹麦人眼中,“幸福”的定义是什么?

摩根•戈德鲍尔:在丹麦,幸福并不是人生的追求目标。若是将“追求幸福”作为目标,那么你很可能错失它,甚至变得“不幸福”。而个人幸福在丹麦,更是社会共同创造的结果。丹麦社会有世界上较高的公共互信基础,无论是个体之间,还是个体和政府机构之间,乃至各政府机构之间。

在丹麦社会,人们对各项专业职业的信任,比如医生、教师、律师等,还有个体对重要机构的信任度,比如法院、警察部门、行政管理部门以及政治系统的信任度,达到了世界最高水平。

为什么会如此呢?原因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如:作为一个拥有很多协会和志愿者的强大公民社会,自下而上的赋予了每个普通公民社会责任感和社会影响力;丹麦也是一个相对公平的同质化社会,较高的福利系统包括了免费学校、对日托体系的大力支持、免费就读大学、免费住院和就医,以及老年护理等。这些都基于高共识的税收系统。

“民众启蒙“一直很重要。自1849年丹麦国会通过第一条自由宪法以来,国家大力发展夜校和大学教育,更支持不同形式的教育文化活动。

02

丹麦的教育目标是什么?

摩根•戈德鲍尔:在丹麦,无论何种形式的学校,都以培养学生的学习内驱力、良好的身心状态(wellbeing)、发展学生的社会技能和民主技能为首要教育目标。教育重点上,公立学校和自由学校略有差异。

公立学校的教育目标:培养学生成为一个在自由和人民治理的社会里的积极参与者,共同承担责任、权利和义务。而学习的氛围必须以智识和精神自由、平等以及民主为特征。

自由学校的教育目标:在丹麦,家长有自主办学的权利,这种学校被称为“自由学校”。此类学校可以有自己的专注学科,如音乐、艺术、户外教育等。自由学校可获得最高80%的政府资金支持。总体而言,自由学校必须为学生做好生活于自由民主社会中的准备,加强他们民主意识的形成,懂得并尊重基本自由权利、人权以及性别平等。

03

为何最初的民众学校让农民学习诗歌艺术就可以启蒙他们?

摩根•戈德鲍尔:根据格隆维(注:丹麦教育家、哲学家)所说,丹麦的启蒙哲学是你必须“爱你所学”(have love to what you learn)。你需要打开你的感官和整体人格,包括你的头脑、心、身体甚至你的双手——这对一些有特殊需求的年轻人可能更重要。学习的基础是启蒙你的生活,也意味着“将光带入你的生活”,自此你意识到自己作为人的潜力。学生不是被改变,而是作为独立的个体被看见。

诗歌是心灵的语言,它可以打开我们的心灵和情感意识;艺术也是如此,它打开了一个精神上的、与宇宙相连的,包括符号、象征、神话的生命原型。唱歌可以创造情感上的共同感(emotional community feeling),与诗歌和旋律一起,打开你的感官并为学习做好准备。

格隆维将这种方式称为“唤醒”,它打开了学习的大门。通过这种方式,人们对学习的热爱被唤醒。我们所有人都是热爱学习的,只要学习的方式正确。

那时(十九世纪中期),丹麦农民的受教育水平很低,他们基本没有读写能力。格隆维用“自由的口语化语言” (free spoken word)和讲故事的方式,代替书本的“死语言”(dead word)和无意义的重复,呼唤“回到学校”,这对当时的农民是有作用的。直到今天,世界上的一些地区依然在沿用这个方法。

04

在丹麦教育中,究竟是什么在启发人?

摩根•戈德鲍尔:对启蒙认识的起点是,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来自生命自身的馈赠,或是来自上帝的馈赠。根据丹麦另一位哲学家克尔·凯郭尔所说,降生于世,我们的任务就是像自然界中的一株植物一样生长。这意味着每个人“成为真实”(become real),找到自己,成为自己。

格隆维认为“人民”是社会中鲜活的生命体。也就是说,在“人民的文化中”,存在着一种包含语言、历史、团结精神以及对物理空间归属需要的共同思想。

因此,启蒙的基础是个体成长和社会成长。这种自下而上的“成长”方式,使人民“生长”在坚固而丰饶的土地上。

05

丹麦的师资是如何培养的?

丹麦的中小学校长和老师是如何遴选的?

摩根•戈德鲍尔:我理解,这是在问丹麦的师范教育。在丹麦,小学、初中教师会接受一个为期4年的本科师范院校学习。学习期内,至少完成三期、共18周的学校实践学习。而高中教师需要具备硕士学位。每位教师通常具备教授至少2门不同科目的专业能力。

当学校要聘用一位新老师时,一个由校长、老师、家长组成的代表小组会出席在应聘现场。而聘用校长时,除学校的教师和家长代表外,还会有当地教育部门委任的代表。除师范专业学历外,其他聘用标准根据学校具体情况制定,以投票方式做最终决定,无论公立学校还是自由学校都如此。

在丹麦,老师、校长是否热爱自己的职业、爱学生,是所有学校在做选择时的默认标准。

06

丹麦如何评价学生的综合素质?

学校里有怎么样的学生评价体系?

摩根•戈德鲍尔:教师在教学过程中会做出针对每个学生的个人评价。在丹麦,学生到了8年级和9年级才开始有分数评价。0年级(学前)到7年级,学生只是在学校进行无分数的测试,以评估最近的学习状态,教师会根据测试跟学生一起调整学习重点和进度。

9年级结业,为进入下一阶段的学习,学生会参加国家统一的考试。没准备好的学生可选读公立学校提供的10年级或进入青年学校。

结业考试共7门科目。其中丹麦语笔试和口试、数学笔试、英语和物理/化学口试为5科必考科目。另两科为随机抽签考试,一组为人文学科组,包括书面英语、法语或德语、历史、社会研究和基督教研究,另一组为科学学科组,包括地理或生物。

此外,9年级还会有一个必修项目作业,学生需要完成并展示一个跨学科项目。以书面的形式对项目任务的内容、工作过程和最终结果进行陈述。学生会收到一份关于项目的评估报告,也会根据学生要求,给出一个分数。自2007年起,丹麦采用7分制评估,旨在使丹麦的成绩在国际上更具可比性。

一般而言,丹麦学校对成绩和可量化的评估保持谨慎态度。过于严格的成绩测评会对学生的学习过程造成负面影响,这也是整个丹麦社会对成绩评估的普遍态度。许多学习是不能被完全量化评估的,而是必须“活出来”并与日后新的学习结合、应用。

丹麦北菲茵民众学院

07

丹麦的家长有教育焦虑吗?

丹麦有针对家长的家庭教育支持吗?

摩根•戈德鲍尔:我会说(丹麦家长)一般不焦虑。教育是基于对每个独立个体的尊重。在丹麦,我们会“看见每一个真实的学生”。对于相对较小的孩子而言,考试和竞争并不出现在课程里。孩子的童年应该以它该有的样子被充分尊重,而不仅是为未来的“成才”做准备。

当然,家长会被告知老师在学校都在做什么,以及为什么这样做——包括每个孩子的简报。整个教学中,老师会更关注每个孩子的是否拥有一个良好的状态以及他们的社会融入性。如果出现家长“焦虑”的现象,通常学校会安排会面,又或者老师会拜访这个家庭并进行一场Hygge的聊天。(注:Hygge为丹麦语,意为美好、惬意、舒服等,表达丹麦人生活的一种独特方式,描述的是舒服满足的状态,是丹麦的独特文化。【丹麦】迈克·维金《丹麦人为什么幸福》,中信出版社,2017年,第4页。)

丹麦通常来说是没有针对家长的家庭教育。但有时也会给父母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家庭提供几星期的相关学习支持。

08

最近几年,丹麦的教育和创新都在什么方向和领域?

摩根•戈德鲍尔:在过去的10年里,我们也出现过对上述提及的已形成的教育理念的“攻击”,来自被称为“基于科学”的创新教学方式。这种“创新”认为,学生学习的质量应该与老师以及学生的个体体验分开,而选用“科学证明的最好方法”来实现。

但这种“创新”对大部分丹麦已形成的、“看见真实的学生”这样的教育氛围,是一种极大的挑战。而更多的老师选择了“公民抗命”并继续自己已有的有效经验进行教学。

今天,我们恢复正常很多。

摩根•戈德鲍尔

丹麦终身学习计划协会理事长,丹麦北菲茵民众学院前校长、顾问,拥有35年丰富的教育经验。

丹麦奥尔胡斯大学政治学硕士,曾出版著作《生活在崭新清晰的时代》一书,论述替代性安全与非挑衅防御的新理论贡献。

丹麦Brenderup民众学院创始人,这是世界上第一所以格隆维启蒙思想为基础的、以和平理念为中心的民众学院。

注:本文为丹麦北菲茵民众学院前校长Mogens Godballe应邀参与2021·

LIFE教育

创新季直播论坛时的分享,由LIFE教育创新整理。

每日推荐
X